山羊与天堂草

如鲸向海

-潜水看文这么多年,第一次长评献给我乔

-令人身心震颤的矫情的乡土文学

-我爱我乔

-闹太套!


果酱和甜饼的故事,让我想起来了一个很多年前她问我的问题。

她偷偷往我兜里塞了张纸条,问我,你知道爱是什么吗。

我想了很久,最后想到的是黄碧云的如鲸向海。


我爱你,如鲸向海,似鸟投林,避无可避,退无可退。


果酱和甜饼,就像鱼和水,鸟和天空,缺少了对方便无法呼吸,生活浑浑噩噩,放荡着,孟浪着,在令人作呕的空气中狂欢,清醒后只剩下宿醉的头疼,无尽的空虚。

她们相爱着,相厌着,隔离着自己,又渴望着对方,她们不约而同地期盼着那个hotline bling。

不论是谁先拨通了那个电话,她们都知道,当那个电话铃声响起时,那只意味着一件事。


i know when the hotline bling

that could only mean one thing


又该说爱你。


最喜欢甜饼的“好冷”。

有你的时候,你抢走了我的被子。爱意在胸口,暖暖的。好冷。

没有你的时候,没有人和我抢被子。寂寞悄悄窝在心底。好冷。

果酱,我好冷。

哈哈,甜饼,你真的不是在说爱我吗。


还非常喜欢果酱想要跳下去那一段的描写。

从想一跃而下,坠入黑夜的城市中,到最后的温存,果酱一点一点被甜饼温暖着荒颓的心。浪迹于数不清的灯红酒绿和寻欢作乐,本以为就要这样一个人慢慢腐烂,幸好有你。


一通电话,两个女人。简单的剧情流畅地刻画出了女性间细腻,复杂的感情。细腻温柔的描写像一条红线,串起了两个女人的心。


这就是爱啊。

如鲸向海,似鸟投林,避无可避,退无可退。


以上。

献给乔。


2019.8.24

 @lywime 









生肖奇遇记

-生肖paro

-微微微微all叶

-结尾很迷系列

-精分产物



大家好,我是一只老鼠,我叫方锐锐。我想给大家讲一下我的故事。

故事要从玉帝的一条微博讲起。


玉帝V

萨瓦迪卡民那桑(•̀ω•́)✧是这样的,因为人类太多难以管理,我们决定推出生肖包年服务,十二年为一轮回,全天下动物皆可报名,希望大家踊跃参加。参赛者请于卯年卯月卯时到玉帝府邸旁边的面馆报到,第一名到达还有奖励哟【表情】

转发666666 评论233333 喜欢999999


有奖励耶。

老子去定了!

正当我暗自快乐时,门铃响了。我开门一看,原来是大懒猫魏琛。

大懒猫魏琛冲我呲出一口黄牙,让我明天早点叫醒他,我们一起去。

我冲他犯了个白眼:“你干嘛不自己去?”

“谁让他把时间定在卯时,那个点儿老夫还在睡觉。”大懒猫魏琛打了个哈欠,“多谢了啊兄弟。”

我勉强答应了他,然后把门摔上了。

个不要脸的,老子才不叫你呢!

第二天子时,我背上干粮出发了。

在出发前,我决定先去找邻居老黄牛。让老黄牛驮着我去,免得被大型动物踩死。

老黄牛不在,它的亲戚神棍老王牛给我开了门。

我向老王牛说明了来意,神棍老王牛用他奇异的眼睛看着我,我毫不畏惧地直视回去。

老王牛道:“天王盖地虎。”

我道:“喻蛇二百五。”

老王牛很满意,他答应了我的请求,并希望我可以分三分之一的奖励给他。我同意了。

我们开心的穿过沼泽,路上遇到了乐乐兔和哲平猪。

我问他们要不要加入我们,哲平猪看着老王牛奇异的眼睛,有礼貌地拒绝了我们。乐乐兔送了我一点兔烟草,我们在原地看着他们走远。

我拍了拍老王牛:“他们好像走反了。”

老王牛幽幽吐出一句:“路漫漫其修远兮,壮士一去兮不复返。”

我们路过山涧,静静欣赏了一会儿修修龙的睡颜。我拿出兔烟草放在小香炉里,老王牛在一旁感慨万千:“美人卷珠帘,万径人踪灭。两岸猿声啼不住,惊起蛙声一片。”

我们经过牧场,看到了迎风奔跑的泽楷马和努力嗑瓜子的橙羊羊。我们捣醒了孵蛋的新杰鸡,提醒他记得打鸣。

我悄悄问老王牛:“新杰鸡不是公的吗?为什么要孵蛋?”

老王牛也悄悄:“少小离家老大回,安能辨我是雄雌。”

我恍然大悟。

啸天犬的弟弟少天犬远远看到了我们,他吐着舌头口水四溅地飞奔过来,问我们有没有看到修修龙,他准备了一段单口相声,要表演给他看。

我们还没来得及说话,只听得一声虎啸,韩文虎踏着优雅的步子走进猪圈。少天犬脸色一变:“再见了二位,本天狗要去完成我光荣的使命,去弘扬社会主义,贯彻落实党的十八大精神......”

我拍拍天狗的狗头,看着他身下的草地慢慢变湿:“你加油。”

老王牛也给他加油:“劝君更尽一杯酒,古来征战几人回。”

我们撒腿就跑。

在离牧场不远的森林里,我们遇到了聪明的孙猴。他邀请我们吃核桃,并自豪地告诉我们他每天都吃六个。

我们感谢了他的好意,表示我们并不需要补脑。

孙猴很失望:“核桃不是润肠通便的呀。”

我们赶紧离开了这里。

终于到了面馆,玉帝蹲在马路牙子上笑吟吟地看着我们,洁白的牙齿中间夹着点香菜,脚边放着一碗热气腾腾的豆腐脑儿。

我从老王牛身上跳下来,跑到玉帝身边。

玉帝很满意,他让我当了第一个生肖,管理子时到丑时。老王牛是第二个,管理丑时到寅时。

韩文虎是第三个到的,玉帝打了个哆嗦,颤巍巍地掏出了自己的钱包。

乐乐兔蹦蹦跳跳地赶过来,我问他哲平猪去哪里了,乐乐兔气呼呼的摸了摸自己的小辫子:“那个傻子非要沿着面包屑走!我都告诉他那是喻文蛇放的了,可他不信!谁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到!”

老王牛很鄙夷:“君问归期未有期,出师未捷身先死。”

修修龙也来了,后面还跟着一条喻文蛇。他看起来一副没睡醒的样子,嘴里叼着兔烟草,冲我们打了个招呼。

老王牛很激动,他含情脉脉的看着修修龙:“在天愿作比翼鸟...”

喻文蛇微笑着接上:“大难临头各自飞。”

泽楷马和橙羊羊一前一后,我们问他们新杰鸡怎么没到,泽楷马叹了口气:“是孙猴...”

橙羊羊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表情:“孙猴非要给我们吃核桃,说可以润肠通便,新杰鸡不服,非要给他普及核桃的功效,就打起来了。”

说着说着,两个纠缠在一起的身影逐渐靠近。猴毛与鸡毛纷飞,最终孙猴以微弱的优势赢得了这场比赛的胜利。

孙猴很骄傲,他跳到树上要发表他的胜利宣言,可是他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少天犬打断了。

“靠靠靠靠靠!谁他妈撒的面包屑啊?快绕死本天狗了!哲平猪你快点,拉一泡还不够吗!”

少天犬告诉我们,他在逃离韩文虎的路上遇到了沿面包屑一路走来的哲平猪,他们便一起走了。路上哲平猪肚子不舒服要拉稀,他问哲平猪怎么搞的,哲平猪很委屈:他只是吃了那些面包屑。

玉帝抬手打断了我们,他对我们的踊跃参加表示感激,并奖励了我。

我捧着那碗热气腾腾的豆腐脑,按约定分给了老王牛三分之一。老王牛很感动:“飞流直下三千尺,不及锐锐送我情。”

大家都很开心,除了起晚的大懒猫魏琛。

为表示歉意,我让老王牛赋了一首诗给他,全文如下:

老夫聊发少年狂,小轩窗,正梳妆。不思量,自难忘,磨刀霍霍向爹娘。


大懒猫魏琛也开心了,他嚎叫着向我扑过来,我扭头就跑。

对了,我到最后终于有幸知道了玉帝的名字。

“呵呵呵。”玉帝捋着自己的胡子,“朕姓冯,名宪君。小鼠鼠可要好好干啊。”

哦,我冷漠的想。

这名字可真土哦。


END